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下次见面可以送我花吗?

发布日期:2022-08-06 07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他们穿同款球鞋,看同类型的电影,听相似的音乐,还都喜欢拿电影票根当书签......

  第一次见面,同桌的人自称电影狂热爱好者,他们聊《肖生客的救赎》,说《魔女宅急便》,却没有认出近在眼前的押井守。

  少年时的白球鞋,触摸世界的小爱好,越是难以分享的东西,第一次从另一个人嘴里说出来。

  是一种被懂得的巨大慰藉,这世界上原来真的有一个与自己灵魂百分百契合的人。

  穗村弘的诗、押井守的电影、蘑菇帝国的歌、今村夏子新出的书、新宿重新上映的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……

  找到好吃的面包店,下班后相约车站见面再一起走回家,在咸湿的出租屋里连续一周做爱

  他错过了小娟准备好的约会,小娟多次与他分享的书籍、游戏都没有回应,他们三个月没有做爱。

  小麦努力的工作,希望给小娟一个更好的未来,而小娟只希望能和从前一样过平淡却充盈的日子。

  当知道小麦遵从“人生就是责任”的世界观时,在书店他拿起的就必定是一本成功学鸡汤了。

  比起“我的人生目标就是和你维持现状”,那个把“我坐在电车里”说成“我在电车里摇摇晃晃”的小麦才是一百分的有魅力。

  “不如结婚吧,成为绝大多数的夫妇,成为爸爸和妈妈,没有爱情也没关系,我们可以成为亲人。”

  下雨天打一把伞追公交然后坐到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,下班后一起窝在沙发上追剧、打闹。

  从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彻夜长谈成为彼此依靠的恋人,到最后连吵架也不会吵的陌生人。

  有一个异性朋友和我说:我曾经是个浪漫的人,喜欢文艺的书、诗歌和散文,可以安安静静的看一天的书,对未来有很多美好的遐想。

  但是小麦呢,在忙忙碌碌的重压力工作中,他已经无暇去缅怀一家面包店的关闭了。

  希望下一次,不是像花束一样的恋爱,而是拥有花束的恋爱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