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热透新闻 >

陈乔年牺牲66年后遗腹女被找到墓碑前跪地痛哭:爸我来看你了

发布日期:2022-08-06 07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回顾历史,可以让我们了解今天的幸福生活,来得是多么的不容易。近百年前,我党的力量还十分薄弱,纵观全国,其成员也不过数千人(1926年2月,8000余名党员)。他们人数虽少,却皆是精英,都是心怀为重振中华、奋战终身的宏伟大志加入我党阵营的。

  但革命历程艰难凶险,这些早早踏上革命道路的好男儿,又有多少能够活到革命胜利的那一天。即使我们敬爱的主席,在革命早期也是数次经历磨难,更令人心痛的是,还要遭受骨肉分离的痛苦。

  其实这种为大家舍小家的事迹,在革命先驱中比比皆是,幸运的是,建国后有不少亲人得以相认。

  时间转到1994年的某一天,一位两鬓发白的老人,走进上海龙华烈士陵园。当她走到一座墓前,看到墓碑上的字迹后,再也无法掩饰心中的激动之情。老人跪倒在地,哭喊着:“爸爸,我来看你了”。

  周围人看到此景都非常惊讶,因为坟墓的主人可是个大人物,他就是陈独秀次子、革命烈士陈乔年。这位失声痛哭的老者,难道是他的女儿?此时已经距离先烈历史66年之久,为何女儿才来祭奠自己的父亲,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?这一切都要从我们的革命英雄陈乔年讲起。

  1902年,陈乔年生于安庆。他的母亲高晓岚与父亲陈独秀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成婚后育有三子一女,分别为陈延年、陈玉莹,陈乔年和陈松年。

  虽然高晓岚是陈独秀的发妻,但两人在学识、认知上有很大的差距,尤其是陈独秀注重于对革命事业的追求,并没有得到妻子的支持,甚至高晓岚为了不让丈夫出国留学,将陈独秀筹集的经费藏了起来。

  种种行为让陈独秀无法忍受,最终选择离开了家,自从丈夫离开后,高晓岚撑起家庭的重担,侍候老人,养育儿女,将孩子一个个抚养长大,也正因为此,看到母亲的不易,陈延年和陈乔年对父亲的离开有所怨言。

  但随着年龄的增大,对社会认知的加深,陈氏兄弟开始理解父亲当年的苦衷,并且有了投身革命事业的想法,最终在父亲的引导下,兄弟二人先后留学法国,深入研究和理解马列主义的精髓,回国后相继入党,踏上革命路途,并在我党早期发展中,占有重要的席位。

  正是在陈氏兄弟这样革命早期先驱者的努力下,我党成为由最初的五十余人,发展到1927年初的近六万人。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,革命事业蓬勃发展,但一场蓄谋已久的反革命政变,将来之不易的革命成果毁于一旦。

  1927年6月,因为一名交通员的叛变,时任江苏省委书记的陈延年,在召开会议时不幸被捕,20余天后遇害,时年29岁。

  当时妹妹陈玉莹和四弟陈松年,瞒着母亲和奶奶,来到上海给大哥收尸,但是在老蒋的干扰下,姐弟两人连大哥的遗体都没有看到。

  大哥的死对陈乔年打击很大,同时他也能体会得到父亲的丧子之痛,所以有时会带着儿子陈红五来看望父亲,让爷孙俩相处一下,对父亲也是一种劝慰。

  但陈乔年却不知道,他的人生路,也即将走到尽头。1928年2月,因为唐瑞林的叛变,当月16日,江苏省委机关遭到破坏,陈乔年等十余位革命同志尽数被敌人抓走。

  当时陈乔年用的化名,且唐瑞林也从没有与陈乔年见过面,他虽然知道这些人中有陈独秀的儿子,但具体是谁并不清楚。

  为了给解救陈乔年赢得时间,南洋华侨周之楚甘愿承认自己就是陈乔年,愿意替他死。但没想到,周之楚的父亲是南洋富商,得知儿子入狱后,花重金托关系,要把儿子从监狱中弄出来,却也让这顶替之事败露,最终陈乔年被认出。

  经过敌人的威逼利诱,严刑拷打,浑身伤痕累累的陈乔年没有透露丝毫党的秘密,失去耐心的敌人在6月6日这天将其枪杀,英烈牺牲时26岁。

  这次依然是陈松年来处理三哥的后事,但仍没有见到哥哥的遗体。以前两位哥哥经常给家里写信,如今他们都为革命献身,又不敢把正式情况告诉奶奶和母亲,陈松年只能自己代笔。

  时间一长奶奶查氏还是感觉不对劲,不放心的她让孙女陈玉莹来上海查看究竟。得知三弟也离世的噩耗,陈玉莹悲痛欲绝,竟然生了场大病,眼见病情愈发严重,不久后离开了人世。

  不到一年的时间,大哥、二姐、三哥,加上刚刚夭折的侄子陈红五,陈松年竟然失去了四位亲人,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陈松年无法隐瞒,只好返回安庆老家,将实情告诉了奶奶,查氏留着眼泪,抚摸着孙子的头,宽慰着说:“孩子,这事奶奶不怨你”。

  接连失去多位亲人,陈氏一家伤心欲绝,失去丈夫和儿子的史静仪也是如此。经此大难,她还是要坚强地活下去,因为她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
  数月之后,史静仪生下了陈乔年的遗腹子,是一个女孩,史静仪给孩子取名陈鸿,这也是陈乔年的唯一血脉了。

  女儿的降生让史静仪非常欣慰,但时局这么乱,孩子这么小,自己孤身一人,如何养育女儿呢?为了让女儿能够活下来,她忍痛将孩子送到上海互济会帮忙抚养。但这可能是史静仪这一生最为懊悔的事了,因为直到她离世,再也没有得到女儿的一丁点消息。

  当初陈鸿几个月大的时候,被送给一个姓苗的人家收养,当时苗家人把孩子带回安徽无为老家后,生活愈发困难,在孩子八个月的时候,送给一户姓陈的人家,不过此时陈鸿有了新名字,叫做苗玉,即使她被陈家养大,名字也没有改。

  虽然养父母对她很好,但是贫穷的现状,让苗玉童年记忆里都是饥饿与劳累。长大后祖母对她说,她不是陈家人也不是苗家人,亲生父母到底是谁,也只有到上海才能知道,他们也只知道当年把苗玉送给苗家的两个人,一个姓孔,一个姓吴,其他就什么就不清楚了。

  生活实在太苦,苗玉曾有赶赴上海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,但茫茫人海,连孔、吴两人都不知身在何方,自己的亲生父母又该去哪里找呢,最终苗玉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  1944年,苗玉的家乡来了新四军,在他们的宣传鼓舞下,16岁的苗玉参了军,她从最初的洗衣员、卫生员干起,数年后竟调到前线部队,参加了解放福建的战役。新中国成立后她进入轻工局,一直干到退休。

  虽然此时的苗玉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亲人,但她仍没有放弃寻找亲生父母的任何机会。1973年发生的一件事,让她对寻找亲生父母燃起新的希望。

  当时她收到电报,是当年收养过她的苗家养母,要见她一面。当苗玉赶回去见到苗家养母时,老人家病得很厉害。她拉着苗玉的手,将当年收养她的经过,仔仔细细给苗玉叙述了一遍,最后对苗玉说:“你要记住,你原来的名字叫陈鸿”。

  回到福建后,苗玉曾把这件事,告诉了在省委负责党史编纂的一位朋友,希望她能留意一下,能不能弄清自己的身世。

  多年过去了,这位朋友仍没有忘记这件事。1989年,她偶然看到一篇《乔年烈士有女陈鸿,天涯何处》的文章,于是她将此文让苗玉看了一下。

  苗玉仔细看完文章后,觉得自己早年的经历,竟然与文中陈鸿十分相似,况且名字也是一样的,后来通过《文艺报》报社,将苗玉的情况告诉了杨纤如,让他确认苗玉的真实身份。

  遗憾的是,杨纤如老人在与苗玉通过两次信后,就病逝了,不过临终前,他将这件事告诉了史静仪与后来丈夫所生的两个孩子,李文和李湘生。

  1994年,李文与妻子专门来福州与苗玉见了面,夫妻两人都认为,苗玉的神态和样貌与母亲都很像,于是与苗玉相认了。不久之后,李湘生也赶来,与自己同母异父的姐姐相认。

  到了后来,陈松年的儿女长琦和长璞,也与苗玉取得了联系。陈长璞曾多次来看望苗玉。陈长璞说,父亲生前,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寻找到侄女陈鸿的下落,曾通过相关部门,找寻到几个“陈鸿”,可惜都不是。要是早能与苗玉见面,说不能父亲还能多活几年。

  几十年中,无论是生父陈家、母亲史静仪,还是苗玉自己,都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亲人,他们从来没有放弃,好在天随人愿,经过所有人的努力以及不放弃,终于圆了苗玉多年的心愿。

  苗玉幼年经历坎坷,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,有了美好的事业和幸福的家庭,她寻找亲生父母,是为了寻找自己的根,从没有想到如果自己是陈独秀的后代,要得到什么优待,在她看来,有这个身份就已经足够了,因为作为陈独秀后人,让她感到十分自豪,尤其是她有一位了不起的英烈父亲。

  虽然英雄们早已逝去,但他们的英雄事迹永远被我们熟记于心,他们的后人也都会继承父辈的优秀传统,继续为这个美丽的世界而奋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