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教育新闻 >

白酒圈的马蜂窝需要有人捅一下

发布日期:2022-08-03 06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这个圈子里的一些人,早就看不惯这股乌烟瘴气了,良币只是在等待机会而已。我们这些外来和尚,就是递个棍子而已。

  以前,我们光听说白酒圈的企业路子野,但是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了,才知道有多野。

  因为我们几个人都爱喝酒,对于这个行业一直有感情,但是却又发现这个行业缺乏真正有观察和深度的文章,索性就利用业务闲情,让人写了一个白酒的商业观察公众号。

  上周,因为同事写了一篇文章,批评了某川某州的一家大型酒企,然后就在24小时内,用野蛮删稿,让我重新认识了一下自己的浅薄,原来公关是可以这么玩的,怪不得酒企不怎么重视公关,因为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下,公关可有可无。

  企业的淫威,可以让专家立刻矢口否认自己说过的话,然后来威胁我们要求删稿;而企业自始至终不出现,却能在24小时之内,在没经过作者允许的情况下,迅速把全网大部分的文章都删除了,后台显示我们违反了法律法规,一打听才知道,编辑都是收到了上面的领导招呼,要求撤稿。

 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们炮哥组织就做好了要得罪传统白酒行业一些人的准备了,因为我们很可能要捅了你们的马蜂窝,但是我们希望,从此良币可以驱逐劣币。

  前段时间,某某川某州的一家大型酒企推出了一个冰镇白酒的策划,因为我自己对白酒还是有研究的,之前想做一款IOT的白酒储存器,研究过温度这个事,冰镇白酒绝对是一个比较扯的角度,白酒的特性根本不适合低温饮用。

  这件事发生之后,首先是稿件中的某位专家反水了,我一开始以为是我们同事的问题,胡编乱造,结果小伙子很委屈把聊天记录给我看了,我当时就懵逼了,这个人不仅说了,还是语音口述,怎么突然就翻脸不认了呢?而且最可笑的是,他说的还是这家企业的好话,难道他很讨厌这家某川某州的酒企,不愿为它们站台不成?

  当然,我们很果断地就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,于是他为了这家酒企跟我们耍起了横,首先说要联合这家酒企起诉我们,后面又强调了一下自己在圈内的影响力,声称要联合另外一个专家封杀我们,我心想中国的白酒圈都这么堕落了吗?能让一个民间专家给控制了?

  核心是,我们做这个白酒号,还真没想过赚什么大钱,看得起的给口饭吃,让他们团队自负盈亏,看不起的不给饭吃,他们就老老实实写好稿子,不谄媚,不舔这些酒企,一年也就四十几篇文章,我自己养着,也没问题,我相信中国这么多白酒企业,总有几个有骨气,认可好文章的老板。

  在这篇稿子中,我不会点名说任何企业和个人,因为我不是傻子,大家都知道白酒企业基本都是国企,而且是当地的纳税大户,个人自媒体但凡敢于造次乱写,立刻当地的某些叔叔就会来找你聊聊了,这种情况还适用于乳企以及深圳某家IT企业,在他们认知中,做公关不如抓人来得快。

  所以说,如果没有确凿的铁证,最好少写这些企业,也少评论这些企业,但是我这一次是有实锤的,因为各个平台的编辑很诚实地告诉我了,所谓违反法律法规就是平台领导来打了招呼。

  一家国内著名机构媒体的资深跑白酒的记者曾经告诉我,白酒媒体圈里,乌烟瘴气,酒企一请客吃饭,满桌人的谄媚,能够恶心到让人想吐,话说得能让你肉麻一地。企业对你这些跑口的记者没啥可尊重的,人家都是媒体的投放大户,你平时写的稿子,都得重点审核,批评的稿子,想都不要想。

  另外一个跑了十五年快消的记者,现在自己做了自媒体,她告诉我,这些年白酒行业媒体非常封闭,玩来玩去就这几十个人,大家很有默契地排斥外界,不让别的领域的人进来,所以基本上垂直媒体和一些KOL活得非常滋润,比你们这些开放的领域,比如互联网科技,舒服太多了。

  综上所述,你个人写得多了,我就抓你,我有的是钱,你在机构媒体,我已经投了很多广告,也没必要多维护你,企业之间又不打口水战,既然如此没有技术含量,白酒企业养那么多兢兢业业的苦逼公关干什么?

  一开头,我说到了两个事情,一个是说了原话的专家,立刻翻脸不认人的事情;另一个是没有经过作者同意的情况下,各大平台短时间内,就用私权把稿子全部处理了的事情。

  为什么要说这两件事,因为这两件事背后都说明了一个问题,自媒体人,这些年一直在各个领域内,都扮演了替别人数钞票的角色。

  这世间,原本没有专家,专家都是媒体人捧出来的,据别人跟我说,一些白酒行业所谓的专家,刚开始都是给媒体发红包,求人家采用自己观点或者文章的,然后这些年一点点努力,靠各位媒体老师的帮衬,然后一步步成了KOL,老话说得好,吃水不忘挖井人,如果没有这些媒体人平时的采访和引用,光靠你们自己那点微不足道的流量,企业会给你们一口饭吃吗?

  十多年前,我还在做记者的时候,科技圈也有一些专家,当时也被惯出了臭毛病,自己开了公司就觉得自己了不起,开始睥睨天下了,媒体人们果断就抛弃了这几个专家,专家实在太多了,本质上谁还不懂专家是怎么回事?专家懂的,资深记者都懂,无非用你的嘴说个话而已,专家甚至还没有资深记者懂得多。

  我做记者时,有几个御用专家,我写上一段话,然后给他看一眼,就挂了他的名字,采用了,就这么回事,也就是说,人家一年坐在家里打电话吹牛逼,比你辛辛苦苦写稿子,赚多几十倍,甚至还互相拉帮结伙,动不动要在圈子里封杀这个,封杀那个,赤裸裸的就是咨询界的黑社会。

  酒协的一个老师,就曾经跟我们说过,你们写白酒的文章,就按照自己的观点写得了,现在没几个专家说真话,跟他们交流也是白扯。

  这些专家,到底赚不赚钱?很显然,非常赚钱,比媒体记者赚的多得多,两个白酒专家商量成立个咨询公司,一家酒企一年收120万,因为大家都爱采访他,于是企业只需要搞定这几个KOL,就可以起到带节奏的作用了。

  别人我不管,我们内部是决定了,只要白酒领域的商业事件,我们还继续记录,就百分百不再跟一些野鸡专家交流,我们打算,去大学里真正找一些酿酒行业的教授,找一些真正的白酒行业的证劵分析师,找一些愿意讲真话的纯粹的人,来做我们的专家。

  在互联网科技领域,如果某个专栏作家或者自媒体写了一家企业的批评性文章,企业是非常难处理的,甚至作者本身想要处理,还要发撤稿函,非常麻烦,我以前还特别单纯地以为平台都很有职业操守。

  不过,我们现在不这么想了,操守是建立的价格之上的,互联网科技企业在白酒企业面前,看来还是穷逼一个。

  以前,给某些企业挂上资本操纵舆论的帽子,这绝对不合理,因为白酒企业删稿速度比它们快太多了。

  一篇稿子出去,企业没有找写稿的自媒体沟通一句线小时内,把全网的文章删除掉了90%,其中不乏门户网站和知名垂直平台。

  后来,我多方打听,得到了一个解释,这家某川酒企是他们的广告投放大户,领导直接发话要求下架文章,原来以前所谓的撤稿函,不下架还是因为企业钱没给到位啊,那这撤稿规则,不就是赤裸裸的摆设了吗?

  很多自媒体老师都在抱怨,一些平台,只过负面,自媒体恰饭的文章一篇不让过,也就是说,人家的姿态就是,只许我拿着你的文章去为难企业,但是你的软文,你就自己消化吧,这样的情况是非常常见的。

  现在,为何所有的原创平台,都在降低自己的原创比重?就是因为,自媒体太多了,每天海量的优质稿件,自己再建原创团队,完全没必要,只要保住自己的流量优势就行了。

  结论是什么?圈子里,只有类似头条号、百家号、微信公众号这种把稿件权利下放给作者本人的平台,才是真正平权尊重作者的平台。审核权靠平台编辑把控,删稿权限也在值班编辑的平台,都是在利用自媒体老师的文章,恰自己的饭。

  也许,你的一篇文章,你一分钱没赚到,但是人家平台拿着你的稿子,做了一个删除的动作,几十万上百万,就入账了,你就是一个给人数钞票的,但是有啥办法呢?没办法,游戏规则如此。

  一瓶酒,真正的生产酿造成本,酱香全中国都没有能够超过400元一斤的,浓香100元一斤已经极品了,而清香型就更不用扯了,成本超过30元一斤都难,就算把储存的时间成本放进去,也不会高太多。

  但是,市面上动辄三五千的白酒是怎么卖出这个价的?很显然,一瓶酒,大半瓶的营销费。

  这段时间,我出门坐高铁比较多,走遍大江南北,火车站几乎就是白酒的广告PK战场,安徽的酒要去南京的火车站抢位置,江苏的酒又跑到北京的火车站抢位置,山西的酒更是不远万里要杀到川酒大本营成都。

  产品的同质化严重,就会导致品牌营销的白刀子红刀子上阵,巨大的利益中,从来不缺少捆绑。

  对于白酒行业乌烟瘴气的吐槽,不仅仅存在于媒体圈内一些不愿同流合污的记者口中,也存在于一个民营酒企的老板和公关口中,一家民营企业的品牌VP告诉我,某川的一些酒企,一年广告公关的预算能夸张到30亿、50亿的级别,到了年底无论花不花得出去,都得花出去,因为你不花明年这一块预算就会下跌。

  于是,你就会发现,到了下半年,白酒企业就开始想着招儿,各种骚操作的为了花钱而花钱,这种任性,是互联网科技企业想都不敢想的,于是乎就滋生了大量的利益圈子,懂的都懂,等后面我摸清楚了,搞到了实锤,再扔几个真正的出来。

  互联网圈是这两年才开始流行帮企业组织饭局,然后赚钱的,这一套模式在白酒圈其实早已经玩烂了,企业想要给你送一笔钱,就让你帮忙组织大家出来吃个饭,然后单独做个项目,一大笔钱就给出来了,反正都是糊涂账,谁也算不明白。

  但是,你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,吃来吃去,这个圈子里,永远就那么一些人,十几年可能都不会变,这几年原本封闭的汽车圈算是被科技媒体攻下了,但是白酒媒体圈依旧磐石一块,松动迹象很小,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足够安全。

  毕竟,白酒公司,从来都讲不出来什么上市股票期权发财的故事,靠在这里做公关实现财富自由,简直是痴人说梦,除非自己想办法。

  说实话,不得不表扬一下郎酒和洋河,这些年,白酒行业里,郎酒和洋河,在媒体关系上算是较为开放和先进的两家了,不仅仅打破了原有的白酒媒体封闭的小名单,还从别的领域接纳了更多的商业观察者,多次组织各路媒体前往郎酒庄园和洋河总部参观。

  郎酒的这个转变与找了老毕做他们公关可能有很大关系,毕竟老毕是真正懂媒体且有文人风骨的人,不至于秉承陋习,同流合污。

  但是,开放媒体名单,只是第一步,如何降下身段,真正跟社会舆论的声音形成互动,让企业的品牌和声誉更好的运转,才是更重要的事情,郎酒的第二第三步能不能走出新意,还得继续观察。

  “一帮文痞打手围绕着这些大厂预算转,对白酒创新的不良影响是很严重的,就像一块腐肉,整天在行业胡说八道。”一家创业酒企的老板,亲口跟我说道,他说自己宁愿从互联网领域找市场和公关,也不愿意从这个行业挖人,水太深了。

  但是,在这个国有企业林立的行业中,民营创业企业,如何走出自己的路,的确是一个非常难的难题。

  “我们这个行业写的稿子,非常简单,把老板吹高兴了,然后找个刷数据的公司,做个十万加,就完美收工了,至于出圈不出圈,有没有实际影响力,那都不叫事!我们就是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的一群人。”某位千叮嘱万嘱咐我保密的国企白酒大厂PR,如此告诉我。

  到底哪家酒企能够揭竿而起,真正让这个行业的品牌营销和公共关系,玩出时代的弄潮儿呢?值得期待。因为,目前,实在太土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